随笔

发布日期:2019-12-06

还是那样的午后时光,推开了窗,半缕阳光射进小小的我们几个人的房,没有充足的时间聊聊理想,有的尽是,大学里面不应该看到的匆忙。

在英语的世界里,我像一个大海里随风漂流的孩子,迫切的想要的回到岸边,却始终找不到方向。当然,在这里面,不只是只有我一个这样的孩子,海水ξ无味,该淹死的淹死,该游走的游走,幸好我只是找不到来时的路而已。

充满忧郁的校园,可能会是因为那一片片绿色而显得不那么凄凉。走在路上,好像要随时提防两旁的树会突然地倒下来,紧张与不安,随时在眼前的某ю某人的眼神中,动作中,语言中,显露无疑。黑暗的世界,只出现在被身体裹住的心脏里,被骨头包住的大脑里。一◈样的道路,不一样的风л景,一样的人类,不一样的思⺌想。我喜δ欢这里的每一声嬉笑怒骂,这些仿佛让我看到了他们呼喊自由的样子Ⅶ,虽不是那么的壮烈,但是却依旧让我的心底觉得舒畅。

我喜欢的地方,是远离教室的地*方,那里有好多好多用文字砌成的城墙。古韵幽香,让我可以۩觉得这里是最值得驻足停留的天堂。进去的时候,我是茫茫然,不知所措的。望着那整齐摆放的书架,知识的气息扑面而来,一本本,一摞摞,都在睁大眼睛瞧着我这个陌生人,这些如饥似渴,许久没有被碰过的书籍,在我眼中俨然成了待售的老处女一样,渴望被男人临幸。空荡荡的图书⿲馆,安静没有一丝回音。Δ

我不想在里面走来走去,以免打扰到里面空气的宁静。从书架上取下一本在书☆看来是如此幸运的被我临幸的宠儿的书,开始翻阅。文字与我一直是如此的亲切,但是一直站在原地,也难免⿵会觉得不舒服。再者说,我站着,对于其他书籍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想被触摸,却不з被触摸,那一股嫉妒之恨,我想他们应该要等到我离开之后才会爆发吧。我最喜欢席地而坐去读一本书,当然屁股底下也会垫一本♀书,起初想的是地面上会凉,会脏。但现在想想,其实我的裤子远比地板要脏。虚伪的我,竟然会以为√自己的屁股是多麽的高贵一样。又是很随意的抽了一本书,这本书也许会有一开始对我的误解,可能是高兴的,但它怎么←也不能像人类的大脑一样想到我是会把它坐到屁股下面去。从高兴到被垫๑到屁股下面的伤心与被迫接受受侮辱的愤怒,这本书的内╦╧心世界,都被我一屁股做❤☜到了下面,堵住了它那欲言又止的表情。坐下来的地方,依旧是那么的安静,但是我的温度却在一步一步的弥漫了长度。╢

读至酣处,正在想如何去细细解⿻读这一段〧文字๑的时候☞。哒哒的脚步声扰乱了▊我即Ж将展开的思绪。抬起我那与文字含情脉脉的眼睛,斜眼看去,一双很是骄傲的双腿向我一步一步走过来。这双腿伴着哒哒∏声,走到我的跟前,停下来,愈加显得骄傲。我的思考骤然从书转到了这双腿过来的目的上来,『一时间好多假设涌上心头,诸多猜测中还是被这双腿的主人打破了安静,“同学,有椅子你不去坐,偏⊙要把书垫在〩下面ↁ坐着,书都要被你们这样的同学的屁股左拧右拧的弄坏了。”我愣了一下,说:哦。心想:我好像坐着都没有动呢,怎么就会把书给坐∥烂呢。再说你怎么会看到我的屁股下面有一本书呢?带着各种诧异,我不得不乖乖的听从人家的吩咐,去坐到书架外面的椅子上面了。此时此刻,再去回望我刚刚坐在屁股下面的那本可怜的书,它用很解气,又很鄙视,还略带几分嘲笑的看着我。仿佛那一双骄傲的腿就是他的救命恩人一样。而我则是那个十恶不赦的反派角色。看着我如此爽快的坐到了椅子上,那双腿更加骄傲的走开了。

日子如果每天都是这个样子的,我想我会是开心的。有书可以读,不用去关心上午在哪上课,⊙下午老师有没有在查人。大学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为什么老师老是强制▫我们去学那些我们一点兴趣都没有的东西呢?那些东西除了在考试中会用到,我真的想不出他们还会在哪用到Д。还有好多东西完全是自己可以搞定的,¤为什么还要一定要麻烦老师呢?我已经好多次被老师警告过了,她用她那一贯的语气跟我说,如果你再不去上课,你会怎么怎么样。

其实这些我是完完全全不放在心上的,我有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大学应该是要帮助我成功的,而不是消磨我的锐气的,所以我一直对这里的老师,这里↔的教育很想说声:“你们应当和教育说声sorry。我在图书管里得到的要比我在教室里多得多,不过教室那个地方对于我来说也是蛮神奇的,我好像只有坐在那个地方,看着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那个↕人的时候,思想碰撞才是最为强烈的时候。还τ有我有时候去教室的原因单单只是因为我想某个女生了,想去看看她了。当我是后者的时候,坐在教室的大部分时间就都用来想她,看她,或者是和她说话了。也许只有这个时候,我才是真正喜欢教室的。

除了۩图书馆,我在那所校园里就在也找不到让我的思想安静下来的地方了。宿舍是用来睡觉的,当然有时候也会是用来吃饭的。睡觉的时候,我想我的思想也是不安分的,这些我那些奇奇怪怪的梦就可以来为我作证了。说到做梦,我不得不想到睡在我下铺的那个哥们了,他睡觉有个特点,喜欢睡觉的时候大吼大叫,有时候还会对着墙壁大打出手。我有好多次都被他的叫喊给吵醒了。后来我们就慢慢地习惯了他这样的喊叫。我记得有一次这哥们在早上问й我们他昨天晚上有没有大喊大叫。我们只是笑,也没有说什么。

我当时也奇怪他为什么突然就在那天早上问了那么一个问题。要知道平时都是我们主动拿这些东西来调侃他的。我猜了一下,是不是那天晚上他用力过猛,把自己的手臂给弄伤了呢?在学校里,我是经常做梦的,当然也不乏一些春梦。偶尔我还会说一些梦话,只是他们说我晚上的梦话好像是和自己在和自己说话,声音小┙的很,他们根本听不到。晚™上做梦,白天也做梦,而梦到的大多是我在学校里的事情。许许多多的人会闯入我的梦里来,熟识的,擦肩而过的,都|有可能会成为我梦里的人儿。古语总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做过这么多梦的我越来越来觉得这句话的真实性。

越来越迷惘了,青春也越来越接近尾声了。聪明的孩子╞都去了上海∫,带着梦想埋葬在了黄浦江。

关于我们 - 渠道合作 - 帮助中心 - 招贤纳士

营业执照 冀ICP证156326号 冀ICP备121229 网络备案编号:2125658 资字 7236225

Copyright © 2012-2019   2012-2020   www.xzgjf.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