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点一根烟,捡一段笑谈,或几缕悲叹,划破这死一样的平淡。

叉车,自由的轮子。

我至今不确定我为什么会选择它,或许是因为当初的低学费的诱惑,或许是因为简单易学,又或许是Ё受够了电子厂那样的几乎形同扭曲的生活,然而,我说,是自由。

自由也不过是说相对而言,人一生绝没有自由可○言的,我选择了叉车之后又选◁择了青岛啤酒厂,这是个不错的厂,然而也只是相对基于电子厂而言,领导的不做作和好相处是|︴()〔〕最先的体会,然后就是同事之间的没有过多的勾心斗角,或⌒许是↙因为每人一台车,不争不抢,每人一条线,公平公正,各自做各自的活儿,休息时捡几段笑话,≧也其乐融融。

寒风,说是寒风其实有些不切实●·际,因为此时正值夏,然而上海这地方很奇怪,中午还热的不╱╲得了晚上却已冷得要命,出一号门以后,已没有了玻璃瓶的挤撞声,机器和流水线的轰隆,在停下来的这几秒时间里,世界里只剩下漫☞天的思绪和屁股底Ч下低沉的发动机的轰鸣↗,风声η,一阵♦紧似一阵,叉车*上ↁ是没有四周的挡风玻璃的,只有四根铁柱子和头顶上的雨棚子︵,我曾经想,要是连这棚子也去掉也真算是敞篷了,呵呵。

打方向,松离合,加油,绕开那У个从来只会换气而不会拉气的哥们,对了,我们的叉车是烧液化气的,所以每一台车的屁股上都有一个银灰色的大∪气罐子,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压力泵呢,Π呵呵,而且我们的叉子都是两米长的长叉,而且并〤排四根,所以一次可以叉四板,我刚进厂的时候真是ↈ被吓到了,路面上总有一些讨厌的小坑小坎φ儿,一颠,我又回ↅ过神来,叉车的前轮是没有减震的,所以每一次颠εїз簸总是切切实实传递到脑子里,而叉子也会跟着桄榔乱响,晃∽着晃Д着好像已经过了半个世纪,然而我知道要到达b库位还得再转一个弯才▣▤▥能到。

打弯〇,九十度,升,进,起,后倾,弧退,下降,倒开&mda┗sh;—因为四板瓶子的高度已经完全挡住了前面的视线所以我们都会选择倒开。

灯︼︽︾光下绿莹莹的塑格里那晶莹剔透的两千八百八十个玻璃瓶,在颠颤的Ⅻ钢叉上摇晃,发出悦耳的清脆的声音,也许这就是我在这回去的路上的唯一伴侣吧。

我突然想,这些瓶子仅仅只是※瓶子吗?它们会不会也有灵魂和〧思想?ↇ它们的肺腑在还没有装满酒之前,装的是什么呢?

是和我一样的寂寞还是′一丝丝渺⺌茫的希望?

叉♨车,叉车,自由的轮子啊&he∈llip;…

二?一五年七月三日 18:5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