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家到单位的路上,在夏末秋初的季节总有≤一种不知名▓的植物悄然地开放,︴每天经过那,总忍不住放慢车速¥,仔细地端详,像兰〇草,略扁平的叶,开出白色′的六瓣花,中间鹅黄色的花蕊,在微凉的初秋,开在绿化带的两侧。朋Ⅵ友说,亦或是葱兰,因为没有验证过,所以仍不得知,可是蓊蓊郁郁的叶子顶着一朵朵的花,煞是好看,嗅一嗅花朵,有一股微微的幽香扑面而来,宛如豆蔻少女特有的清香,美丽、清新、而不张扬。
  
  像韭菜,$扁平的叶子只是略宽得多,韭ↆ菜的花,我见得多了,远·没有它的好Ⅸ看∝和幽香,说是葱兰吧,也不大像,它的叶子可不↹像葱中间那【样是空▍的,微风掠过,点۩点的花一片颤动。
  
  终究有一些纠Ⅹ结,去百度网上搜寻,看了图片,才知真是葱兰:
  
  多年生栽培供观赏,叶翠绿而花洁白,植株低矮整齐,╣←花朵繁多,花期长,盆栽装点几案∩亦很雅◣致。常用作花坛的镶边材料,也宜绿地丛∞植,最宜作林下半阴处的地被植物,或于庭院小径旁栽植。顾名思义它┛的叶子像葱,葱$一样的清秀碧绿,葱一样的亭亭玉立。相貌平平的它在人们眼里与草没有什么两样,只有当花季来临它静静绽放的时候ц,令所有见卌到它的人为之动容,为之惊呼。葱兰有多种称呼,可称葱莲,玉帘『,白花菖蒲莲,韭菜莲、肝风草等。花亦有粉红、白色、黄色。一般春季栽种,下半年开花。我特意看了它的花语,竟然∏是“纯洁的Θ爱”。
  
  静静地绽放,悄然地离去,正如冰清玉洁、阆苑仙б葩的黛玉,я而宝黛的爱情也正如葱兰花一样洁白无瑕,╯╰虽然脆╬弱,〾却令天〧下人の心碎欲裂,嗟叹不已。
  
  人疲累的时候,特别容易▂▃▅▆█伤感:为什么不幻化成一株植|︴()〔〕物呢?比如说像眼前的这一片葱兰,没有思维,没有语言,没▲有复杂的人情,没有多愁善感,没有华丽的包装,如葱εїз兰一样淡然开放,默然枯萎,再经风霜,直至终↗结,没有生与۩死的ψ苦痛,没有生与死的挣扎,▶花开了再谢,谢了再开,下一个季节,又是一个绚烂的开始,不是曾今的绚丽,而是永远的周而复始,Ы没有眼泪,也没有欢笑〤,风雨肆虐,∧处之泰然。没有灿烂,也没有◎浓香,那一缕幽香,永ν驻心中。
  
  只愿威猛的寒风来得再慢一些,再慢一*些吧,轻轻的来,轻轻的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