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 走进它繁华的胜地,夜空的霓ζ虹,排成一地的列队,似乎欢迎,々又带着讽刺的成分,车窗外的√美景,一幕幕闪过。

烤熟的肉串,散方着诱人的香味,绚丽的色彩,不是天空里的星辰,充满诱惑的梦,隔着一条溪▦▩,有人№歌唱,有人欢喜。

摇下车窗,有人静然坐在沿溪的短桥边,全然不懂明澄的眼眸,被世俗染了灰尘,还是△恬静的氛围,★放开了紧缩的心,●赌目┑一地忧柔的月光。

月光,拖着洁白的◀裙角,闪过一瞬又静静的离开了,错了┌音色的⊙喇叭,悠悠的倒唱着几支温文尔雅的歌,孤独是じ夜的旋律,是搭配柔情的佐料,它们一并调试夜的篇章。

何时何年,▷默然不忘的过往,已随风流逝,低调≥的带着一缕不深不∫浅的交情,无声无息,你不知道何时,夜空只留下一宿的星辰,试着找回些存在的痕迹,无力的撤消了祷告的念词,因为Й,明白念与不念,只是嘴角磨了几层皮。

何年何时,留在身边的萤火虫,渐渐已少了几多淡淡的芳香,唯有宁静如初的夜,不怀敌意的微风,吹来野地新生花朵儿◎的消息。

初夏的一个傍晚,天空里的月光,均匀的散在云霄Ⅻ不遮掩ⓞ的路面,千百年的古城,象一个待闺Ф出嫁的少女,羞涩的躲在月光后,薄薄的遮住了望的眼,溪水,仍☼旧独自☑流着,几条冷冷的水鱼,拼命配合溪边的灯火,悄然ↂ演绎月色短桥的○别景。

熟悉和陌生一样,不过╱╲,留了几眼对望的印象,多年后,要么依然安好◈,要么形同∶陌路,相"识的路╜,离开的路,其实是不经意的偶然,不曾料想就在✿。✿那里初κ见,不曾怀疑平常的挥手,已成一生的决绝。◇

站在短桥的护栏上,一切л恍然如▕新,瞬间错乱了╤时光的沧桑,仿佛似曾相见的画面,那里站着的不是别人,而是另一个时空里的自己,然而,走过①毕竟不能视如初,你不再羞涩的低头,只为着一片真心,与爱慕的人,有那么一段简单的故事。

溪流是大地的泪水,它沿着开始的≮≯源头,找寻‖|温暖的故乡。

溪边的小路,已然脱去了青葱的羞意,一条热闹的街,〆一直延伸到它的末尾,屋檐滴着雨,流过靠窗而坐的人的背影,又悄悄的流走。

流水,稍瞬既过,流年┐,打转而走。

静谧的夜,一支沧桑的歌,流过喉咙,一直走到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