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的冬天来б了,除了算账。公司也没什么事情∈了,趁着这个机会正好回老家,看望父亲和兄弟姐妹,看望儿时成长的地方,那山。那$水。那小桥,那孤树,那梦牵魂绕的村┘庄,那朝夕思念的亲人,和那条走过无数次老村路。

傍晚,列车徐徐开出哈站,穿过江桥,一路疾驶向北,跨村庄,越雪原。离家越近心越激动,虽然夜色笼罩了原野,可心早≠已飞回到了家乡,飞到了亲人身边,重温往日的欢乐。一路灯光。一路激情└,一✿。✿路星光。一路回忆,一路飞奔。一路欢歌。旭日东升,列车驶入家乡站台,走下列车,第一眼就看见积雪覆盖了屋顶,街道,楼☼舍,树间。车站广场耸立着高高的,雪花一样的●雕塑,代表着↓这小▲城Ⅶ与众不同的个性。从小城到家乡还要坐车走,二十几里的路程,耀眼的阳光,照在雪野上,特别的耀眼。不再是当年的沙石路了,平坦的板道伸向远方,路过的村庄,都是红砖亮瓦,飘着缕缕炊烟。很多地方≥都改变了模样,找不≌到当年的影子了,一路走来,看不到当年推车担旦的了,看不到马爬犁了,看不到自行车的影子了,看不到低矮的草舍了,看不到牛羊满山,牧童呐喊了。

弟弟远远地就迎出来了,带着十几岁的侄儿,胖乎的小脸冻得通红,一百多米▇█的ↅ精致房舍,大大地窗户,和城里的楼房一样亮堂宽敞。还砌着小火炕,∮烧着自制的暖气,暖融融的,坐在热乎Ж的火炕上,真是舒服啊,很多年没睡过,⊿这么过瘾的火炕了。这时老父亲也在外边回来了,看到我们笑得嘴都合不上了,满脸是褶,满头白发,身体还算硬朗。为了我们这帮儿女,操了很多心,从妈妈去世后,父亲的腰杆,也不再是那样的挺拔了。可性格ぷ是越来越好⿸啦,哄孙子玩,还出去逛市场,一天总是笑眯眯的。屯里人都说,这老杨头子儿孙满堂现在多享福啊!是啊,父亲知足,解放战争打到胜利⿵还活着,还能娶妻生子,这么一帮儿女也都长大了,各自成家立业,儿孙满︴堂的还有什么不知足的,那帮生死的战友都没了,╱╲他们和谁争啊,他们为了什么啊,今天的日子都得感谢他们啊!这就◎是给了我生命的父亲,教育我们成长的父亲,朴实无¤华π的父亲,憨厚倔强的父亲。满头白发的父亲。虽然身躯不再挺╬拔,可在我们儿女眼里,却是很高大挺拔,不可战胜。

全家人都聚在一起,聊着各自的经历,各自的酸楚和喜悦∩,孩子们跑来跑去的自由玩耍,好·不快▓活啊。三哥自酿的小烧,猪肉炖粉条子,小】笨鸡,小笨鹅,晒得干菜,真的是酒烈,菜香啊。→我都有点不愿意回来了,踏实啊,这才是我的根啊!Ф我的家啊。

第二天,我穿戴整齐,踏着厚厚的积雪,嘎吱嘎吱地去了后山,去了河边,也看了村西久别的小桥。≤村头的草地不见了,盖起了整齐的牛舍,我说看不见当年的牛羊群了呢,原来都在这里人工§喂养。真的都在改变啊,我这个浪子,也一定会回来的,在家乡干一番自己的事业,落叶и归根啊。

再见了,思念的故土,我≤要走了,我的兄弟姐妹们,我慈祥的老父。望着亲朋好友站在村头送行,望着年迈的父亲期待不舍的眼™神,我的眼里满是泪水,我会回来的,我的亲人,我的村庄。

※ ┕╨